快速浏览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快速浏览 >

有此一站【纵揽观全局】尽在我手---百家乐资讯网

发布时间: 2017-07-27 20:27   来源: admin
 
 
 
我们都带有干粮,但在这数九寒天里,还是来碗热气腾腾的汤面条得劲儿。
 
简单的用过午饭,我们从西沟旁边的一条小路开始进山。太阳暖暖的照在身上,还没走多远,我就热的一身大汗。峰回路转间来到了山阴处,即可又是冷嗖嗖的。一日之内甚至才几步之遥,那景致那气温就会截然不同。
 
走着走着,我们来到一条峡谷之中,两边的巨石高耸,脚下是乱石一片,一堵人工垒砌的石墙横在眼前。我恍然明白了:我们这是在逃票。
 
 
 
 
此处真可谓“一夫把关万夫莫开”之地,一堵高墙,上面更有钢筋护网,增添了攀爬的难度。从已经翻越过去的队友们那紧张而又小心翼翼的状态可知,另一侧的难度应该更大一些。我忐忑啊有此一站【纵揽观全局】尽在我手---百家乐资讯网
 
我开始颤颤巍巍的开始攀爬,脚底下还有人帮助往上举托,站在墙头上的时候,反倒感觉轻松了一些,抓住钢筋往下一看,立刻头晕目眩了。向导贴在墙壁上做我的人梯,我一脚踩在他的肩头,另一脚落在他的腕上,然后双手拽着绳子顺墙滑落下来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平复了紧张的心情,顺着峡谷走了一小段儿。停了下来,看着自己的身前身后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那也叫做路么? 有些地方,即使走的人多了,它也不会成为路。
 
 
 
 
峰回路转间听到远处哗哗的响声,眼前豁然也开朗。原来我们已经从谷缝中走出,来到了宝泉景区。水声正从峡谷对岸朝阳处传来,高高的绝壁上悬挂着一簇簇一条条的瀑布,大多是凝固着的,正午的阳光暖暖的照射着,晶莹闪光;有些瀑布在阳光下微微消融,由于落差较大,水声在峡谷中回响;瀑布下面是经年冲刷形成的深潭,碧绿幽深,如同镶嵌的翡翠一般。
 
从没有见过如此之多如此壮观的瀑布,它们在这个深冬的时节,凝固成一幅幅美丽的图画,似游龙似奔马,有的像小鹿有的像羊羔,亦真亦幻,曼妙无比。更多的则像是挂在崖壁上的钟乳石,瀑布的颜色有的洁白如雪,有的则是水晶一般的晶莹剔透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这条峡谷造就成了人间仙境,让人感喟自然界的神奇与伟大。顺着峡谷向下游走去,人工建造的栈道顺着山势蜿蜒而下,一侧是刀削般直立的峭壁,峡谷下面是同样凝固着的河流,像碧绿碧绿的宝石;那河流清澈明净,一尘不染,透过冰面可以望到河床底下数米深的纤细的水草,真让人惊呼。当我小心翼翼的站在一处玻璃栈道上,低头望见脚下飞湍的流瀑,腿都吓软了。
 
 
有此一站【纵揽观全局】尽在我手---百家乐资讯网
司机把大巴车停在景区停车场等候,一行人上了车准备离开的时候,遇到了麻烦。景区工作人员拦住了车子。原来,我们玩的有些得意忘形,竟然没有考虑到在这严寒的天气里,整个行程游玩下来也没有看到几位游客,想必这天景区售出的门票也寥寥无几吧? 呼一下,出来这么一大车子人,不怪才怪呢?
 
就在领队和景区沟通的时候,我们都从车上下来,开始向景区外面走去。就在我们一行人快要穿过长长的隧道走向景区大门的时候,只见远处工作人员开始呼呼啦啦的准备关闭大门。真正的较量开始了,一方要关闭大门,另外一方向相反的方向阻止大门的合拢。双方力量角逐的结果是,我方大获全胜
 
警车呼啸而来,但驴友们已是身在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协商之后,领队补几张门票,景区给车辆放行。
 
经过了这一番折腾,司机师傅也把恐高症给丢到爪哇国去了,再也没有听他说双腿发抖的话了。回程的路上,又是一路顺风。
 
第一次逃票的经历,惊险,刺激,难忘。
 
  城县新发现抗战老兵罗发治
 
口述:1938年在郏县城西赵楼(音)被13军抓了壮丁,到了13军89师265团重机枪连。部队在禹县白沙沟跟老日交火,老日的飞机在天上来回飞了两三趟。飞得很低,他们在飞机上用机枪往下面扫射,站在我边上的参谋长被机枪射中当时人就不中了,我被射中脚部,受了伤。部队又经过伊川到了洛阳南边的龙门口,在那里开始跟老日作战,一直打到嵩县,在嵩县南门河滩里打县城,我们是登着软梯上了城墙,攻下了嵩县。然后到了旧县、潭头,到现在想起来潭头那些死难的学生我都受不了,太可怜了啊,都气愤都要哭啊(悲伤),吴佩孚把河南大学的学生转移到了潭头,却被老日发现了,老日用大刀砍杀学生,男生被砍死,女生被一劈两半,真可怜啊(哭···),死了三百个学生啊。后来部队从潭头正西南到了巴东,万县,一路上走着打着,一路都是步行军,到了重庆的土桥(音),部队驻扎下来,开始训练,准备包围重庆。部队配备了美式装备,武器、军装还有汽车,都是美式的。当时老日的口号是“在贵州过阳历年,在重庆过阴历年。” 他们想在春节前达到重庆。蒋介石下令我们守贵州保重庆,俺军长叫石觉,师长苏荣,团长陈玉林弟兄三个都在部队。后来部队开往都匀,在贵阳惠水县山头镇小龙村住了一年,我们经常在夜里摸营。都说十三军军纪不好,河南还流传“宁叫老日来杀,不叫十三军驻扎”,俺的军长石觉话不多,他是个好军人。走到贵阳时候,老日听说“反穿棉袄的十三军来了",他们马上后退三四十里,后来部队来到广西梧州,梧州有条河,把梧州分成南北两部分,我们在梧州北边山区,攻打老日碉堡,当时天气下了雨,山路又湿又滑,部队做好的饭没法往山上送,炊事员担着饭菜在山路上没法走,都撒了,官兵们三天三夜都没有吃上一口饭。有一天,俺住在河北岸,夜里听到老日的汽艇突突突突响了一夜,第二天才知道他们投降了。我们的部队又随着郑发奎去广州接防,后来部队又去了锦州,我遇到了独立团团长肖清泉,他给我一张盖有国防部大印的信件,让我护送他的家眷们回湖南湘潭县水东江,我后来就住在湖南,在衡阳县街头卖红薯糊口。衡阳大桥被八路炸毁,湖南主席投诚八路,解放军贴布告接收国民党部队残留人员,我也投诚,受训三个月后,让自己选择去留,我选择回家。
 
我原来在部队是送弹手,在重庆土桥开始学医当医官。在部队驻扎在贵阳惠水县山头镇小龙村的时候,我结交了两个朋友,一个叫汤开贞,是个老师;另一个叫龙恩义,我88年左右路过贵州的时候还专程去看望过他们两人,我们年龄相仿,我现在很想他们。
 
在这个九月的阴郁的下午
      其实今天的天气还可以,不算阴郁,顶多算是个多云的天气。有点热,夏天的小尾巴还在持续,或者说秋老虎还正值壮年。办公室的空调吹在身上有点凉,一早就被我关了。一杯白开水在旁边氤氲地冒着热气,旁边是中午食堂领到的一个不算好看的梨,再旁边是被我用的按键上面的数字都要消失的计算器。
      
【工作那点事儿】
 
       突然就想记录一下最近的日子,没有特别的理由,如果非得找一个,就是我在这边工作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。人生能有几个五年,我没算过,应该不多吧。还记得最初进来的时候,虽然已经是第四份工作,却也是充满了新鲜感,充满了干劲儿。当然,这里离家近,离他的公司也近,虽然待遇一般,却也觉得稳定一些的工作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吧。稀里糊涂地过了半年之后,我被安排到市场部,就是现在的部门,忙碌如洪水猛兽汹涌而来,让我非常的无措。就这样过了三年半,我自己也从一块满身是棱的石头被磨成了滑溜溜的鹅卵石。失去棱角的过程是痛苦的,有批评、责备、焦虑、不安、惶恐...记不得有多少次想过放弃,但是还是咬咬牙跟自己说,再忍忍吧。就这样,四年一晃眼过去了。
 
       关于工作,我已经想不起当初的那种干劲儿,唯一的想法便是混口饭吃。不过,工作还是要继续,我还没有足够的资本去放弃一份稳定的收入。 经过四年的磨练,虽然不能说游刃有余,但也不会再把自己急的满头包了。团队也慢慢壮大了,他们跟当初的我是那么相像,只不过相比当初的我,他们更幸运一些。
 
      【代购那点事儿】
 
       说说最近的事情吧。7月28日,我做出了一件之前想也没想过的事情,就是搞了自己的韩妆代购。朋友们觉得我是个风风火火的人,想做什么就开始动手做。没错,我是个急性子。我已经好久没有尝试新鲜事物,现在有了个机会,我想转移一下注意力。生活已经消耗了我很多的热情,需要不断尝试新事物,不然我就废了。我的工作是外贸,所以对于进出口我很了解。韩国化妆品我自己也用,所以我知道它好用。渠道是我韩国的好朋友帮我找的,虽然折扣不是最低的,但是货品有保证。就这样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,我就风风火火地做了。
 
      很多朋友问我,你的微信/QQ是不是被盗了?很难以置信,其实我自己也是。我们家往上数三代都没有生意人,我自己也从来没有尝试过生意,工作上面也是给boss打工,完全没有切身体会。
 
     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,我发了四批货,有两箱被海关查了,一箱交了400块钱的税,一箱被退回韩国,至今还在路上。这条路并不如想象中顺利,也不像想象中那么赚钱。我在这一个月里面晚睡早起,心也操得跟饺子馅一样,但大家对我的支持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这让我感觉到一切都值得了。我就是这样,有人肯定我一次就能满足很多天。可惜boss不知道,如果知道,他想让我多干活就多表扬我几次好了~哈哈~
 
质量是需要全员参与监督才能生产出顾客满意的产品